1. <ruby id="bc0dj"><center id="bc0dj"></center></ruby>

      <span id="bc0dj"><sup id="bc0dj"></sup></span>
    1. <optgroup id="bc0dj"><em id="bc0dj"><pre id="bc0dj"></pre></em></optgroup>
    2. “一場關于元大內的討論”講座紀實——故宮研究院學術講壇第六十講

      2019-07-05

        2019年7月2日下午在兆祥所,研究室舉辦了“一場關于元大內的討論”的講座,講座由研究室副主任于慶祥主持,岳升陽、王子林、徐海峰、王軍、徐華烽、徐斌六位專家分別作了發言。


        一座龐大的元宮城,曾光芒四射,那些紫檀殿、棕毛殿、畏兀爾殿、盝頂殿,穹頂浴室,令人神往,然而現在我們卻找不到元大內,哪怕是有一段墻、一塊磚、一根木樁的提示。它藏在哪兒呢?我們想它肯定就在我們身邊,不會消失得一干二凈,它一定在靜靜地、默默地注視著我們,……我們也在默默的探索、尋找,一場關于元大內的討論就此展開。



       岳升陽(北京大學城市與環境學院副教授)


        岳升陽教授提出要研究元大都宮城的中軸線,需要復原其地理環境,岳升陽教授通過近年來北京的施工考古發現找到了元代海子的東岸,并提出元代都城的中軸線不在舊鼓樓大街,寬闊的海子不利于設置宮殿軸線。;元大都的澄清閘不可能在銀錠橋;元大都的中軸線與明清北京城的中軸線應在同一位置。在分析元宮城位置和中軸線時,應考慮地形地貌的要素,這樣可使我們的分析更合理、更準確些,可以對故宮一帶的地層做些研究,搞清楚其沉積和演變特征。


       

          

      徐海峰(故宮博物院研究館員、考古部副主任,故宮考古研究所副所長)


        徐海峰研究館員從古今重疊型城址建筑遺存考古的角度介紹了故宮近年來的建筑考古發現。“古今重疊的城市內,對古代城市遺跡不可能進行大面積的考古發掘,因此,要研究古今重疊的城市,唯一的方法便是考察分析現代城市中所遺留的古代城市遺痕,并據以復原被埋在地下的古代城市的平面規劃和布局。” (徐蘋芳:《現代城市中的古代城市遺痕》,《中國城市考古學論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在紫禁城統一不可分割的大遺址的框架下逐步拼綴出一幅紫禁城平面格局演變、歷史建筑沿革的復原圖。以“最小干預、拼圖式復原”、“局部發掘、見面即停”、“精細化、多樣化”為工作理念,開展紫禁城內考古工作。在故宮內發現了少量的建筑遺跡,但是由于目前受古建筑的限制,不能大規模發掘,其認為明清北京城的中軸線延用了元大都的中軸線。


       


       王軍(故宮博物院研究館員、故宮學研究所副所長、故宮建筑與規劃研究所所長)


        王軍研究館員以元代齊政樓的方位考證元代中軸線。引用《尚書》、《周禮》、《漢書》等古文獻解釋了“齊政”的由來。齊政者,《書》“璇璣玉衡,以齊七政”之義。(析津志)齊政樓,都城之麗譙也。東,中心閣。大街東去即都府治所。南,海子橋、澄清閘。西,斜街過鳳池坊。北,鐘鼓。北樓正居都城之中。……上有壺漏鼓角。俯瞰城堙,宮墻在望,宜有禁。(析津志)其也認為明清北京城的中軸線延用了元大都的中軸線。


      2019考古最新發現的仰韶晚期時期北斗七星遺跡
       


        徐華烽(考古學及博物館學博士,故宮博物院研究室副研究館員)


        徐華峰副研究館員給大家介紹了故宮考古發現的元代遺存,根據以往相關工作和近年來考古調查發掘,對故宮考古發現的元代遺存獲得了一些認識: 1、考古學意義上元大內基址的四至、門闕、重要宮殿的位置尚不明確,以往根據文獻推測的元大內范圍和格局需要進一步廓清。 2、明清紫禁城大體偏北的元大內區域,地處古高粱河道的東岸,從元大內開始營建到明初建設紫禁城,結合規劃對地下建筑基址進行了精心營造,而后期改建最大可能地利用前代建筑基礎。這是研究元大內相關問題的有利條件。從這個意義上講,元大內的研究不僅僅是學術問題,更是事關故宮文化遺產保護的千秋基業。 3、目前僅靠有限考古學資料,難以對元大內的四至、宮闕乃至營建分期開展研究,但可發揮歷史時期考古學 “補史”作用,或對元大內局部、個別問題進行討論。下一步的故宮考古工作應以整個北京城的考古工作為背景,立足元大內的重要節點和中軸線問題抓住時機開展調查與發掘。 4、考古資料要充分利用科技檢測技術,結合關于元大內的文獻記載和圖像資料,開展多學科綜合研究,糾正已有的片面認識,才能開展對元大內整體的、立體的探索,并逐步究查元大內與明清紫禁城的關系。


       


       徐斌(城鄉規劃學博士,故宮博物院宮廷部副研究館員)


        徐斌副研究館員綜合梳理歷史文獻和故宮建筑、考古材料,借鑒北京歷史圖像和宋、遼、金、元、明宮城研究,運用古代城市“規畫”研究方法,提出新的元大內規劃復原方案,可以為元大內研究提供新視角、補充新證據;為推動元大都整體復原、古代宮殿制度研究、首都核心區域價值挖掘展示提供參考。元大內規劃實現了山川定位、方圓構圖、規劃模數、象天法地的統一, 是中國古代都城規劃的集大成者,標志著古代“規畫”理論和方法的成熟。



      王子林(故宮博物院研究館員、研究室副主任、宮廷原狀研究所所長)


        王子林研究館員做了最后發言,《南村輟耕錄》記圓坻即團城東有木橋長120步,直通大內夾垣,可確定元大內西北夾垣距團城37米,又元大內與明清紫禁城的面積幾乎是一樣的,只是明清紫禁城作了平行的東移。也就是說元大內中軸與紫禁城中軸沒在同一條線上,故認為元大內較明清紫禁城偏西;在故宮西路發現了仁壽、大善、仁智三座大殿,從燕王府由元大內改造而來,西宮由燕王府改造而來的邏輯,證明這三座大殿是永樂帝的潛邸,也是元大內中軸所在處。為了保存永樂帝的潛邸,是紫禁城中軸東移的根本原因。從而造成紫禁城東西建筑嚴重不對稱;元大內里沒有金水河,永樂帝于新設計的紫禁城里按祖制南京紫禁城開挖了一條金水河,但是金水河與仁智殿之間的空間有限,造成武英殿區域空間局促,武英門墻角打破了河岸上的漢白玉欄桿。從而也牽出了今斷虹橋不是原周橋中虹所在的位置,而是從麗正門內拆移過來的。其提出元大內中軸終于大明殿,故不存在中軸向北穿過后海。



      今斷虹橋靠山獸


      今景仁宮靠山獸



      朱棣潛邸中的三大殿


      元大內中軸線終于大明殿



      講座現場


        此次關于元大內的討論,各位專家從文獻、考古、建筑規劃、地理環境等方面,各抒己見,難免互相碰撞,但只有碰撞才會產生火花,“道并行而不相悖”,或許這樣才能求證其詳,接近真實。由于目前考古發掘受到現實環境的限制,元大內的具體位置存在爭議,或許隨著新的材料新科技的出現,元大內的神秘面紗定會被世人揭開。

      圖書館

      圖書館

      視聽館

      視聽館

      故宮旗艦店

      故宮旗艦店

      全景故宮

      全景故宮

      v故宮

      v故宮

      天天射影院